鬼吹灯 > 修仙:当你把事情做到极致 > 第一百二十七章:真君

第一百二十七章:真君

    法坛之前,玄光镜显。

    看着镜中景象,许阳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皱眉,不是因为对方来势汹汹,而是事出反常,透着诡异。

    有人打郭北书院的主意,这很正常,毕竟树大招风,诱惑惊人。

    但三个妖王一起突破,成就妖帝之身,还不知道从哪儿找了一个底细不明的真君修士,四人狼狈为奸,蛇鼠一窝,这就有些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这背后恐怕还有推手!

    许阳迟疑了一会儿,最终也未动用天眼查看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有真人修为。

    真人五境,位同筑基。

    妖帝六境,堪比金丹。

    筑基金丹,一境之差,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按照道理来说,纵然他将玄光之术修到了“天眼”境界,也很难在不惊动对方的前提下进行监视,这是境界与位格的落差,不可弥补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常规手段的不可弥补而已,凭借技能特性,许阳弥补了双方落差,天眼监察起来,纵是楚公侯等已为妖帝,也无法察觉。

    只是,楚公侯等无法察觉,不代表那幕后推手无法察觉。

   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,打草惊蛇的为好。

    许阳收去法力,玄光消弭,天眼也随之闭合,化作一道箓文消没于眉心。

    随后,许阳抬手一招,便见一人近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师尊!”

    “布置法坛,设立醮仪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弟子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许阳也转过身来,光华闪烁,变幻身形,已是“石坚”面貌。

    随后,拂尘一扫,云雾自升,驾起身躯直向天外而去。

    若是凡人见到此景,必要惊呼仙家手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许阳驾云,一路远去,很快便出了郭北县地。

    郭北归属金华,出了郭北,便是金华。

    金华府内,有一禁忌,人人谈之变色。

    名唤——兰若寺!

    许阳驾云,不过片刻,便见到一片荒郊野岭。

    荒郊之中,树林茂密,孤坟冢冢。

    野岭之上,峰峦险峻,分锁四方。

    居高临下,俯瞰而去,便见一道阵势,暗合阴阳之理,将此荒野镇锁在内。

    阵势中央,封锁之下,可见一座破败幽深的古刹,坐落于荒郊野林之间。

    古刹破败,曲径通幽,已被大量藤蔓青苔侵蚀,但总体还保留着建筑面貌,寺中石塔林立,不知是否还有佛骨供奉,寺外则遍布碑坟枯冢,纵是白日也感阴森。

    然而,如此阴森景象,都是虚幻掩盖。

    许阳眼神一凝,眉心之间,再见灵光闪烁,隐隐构成符箓,透现天眼轮廓。

    天眼开启,只是一望,鬼魅幻境瞬间破碎,一座金碧辉煌,灯火通明的古寺立于黑暗之中,寺内人影绰绰,歌舞升平,似在纵情享乐。

    然而,天眼玄光一闪,二重幻象再破,金碧辉煌,灯火通明的古寺刹那消失,只剩下一座残破不堪,摇摇欲坠的森然古刹,犹若一颗巨树扎根于黑暗之中,无数尸骸,骷髅,鬼魅,妖魔,在其身下哀嚎不休。

    黑暗,何来黑暗?

    光天化日之下,怎有一片黑暗?

    常人难以理解,唯有修者可明。

    那片黑暗,不是光影,而是元气。

    阴气,无边阴气构成的黑暗,犹若一个巨大的漩涡,盘踞在这片荒野之中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阴阳两界的交错,阳世通往阴间的入口。

    纵是烈日当空,阳光普照,也无法将这无边阴气消去。

    内中影影倬倬,不知多少恶鬼徘徊,欲入阳世,吞食生人。

    阴阳两界,乃是此世一大特异。

    但许阳并非为此而来,所以暂且不说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云雾自降,落入一座孤峰之中。

    孤峰之中,有一座简陋的芦篷,芦篷之前坐着一名道人,须发皆白,仙风道骨,必是有道真修无疑。

    见到许阳落下云来,道人亦是起身相迎,轻笑说道:“道友来了?”

    “见过真君!”

    许阳点头,礼数做足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道门正宗,白云观主,德高望重,超凡脱俗的道法宗师——长荣真君!

    数十年前,兰若鬼蜮汹汹扩张,金华府内无人可制,眼见就要将府城吞入鬼蜮之中。

    危急关头,长荣真君自白云观而来,一力逼退万鬼妖魔,随后又领道释二门,十余真人,镇压于兰若周边,以防兰若鬼蜮再度扩张。

    这一镇,便是数十年光景,期间几乎不曾离开。

    可见道德之高。

    虽在大周大唐,许阳屡动刀兵,破灭三教道统,但那是因为大周大唐的三教,大多都为伪佛伪道,无德无行之人,名为教化之门,实为地方豪强。

    对这种德行没有,作用也没有,就知道碍事添堵的王八蛋,许阳自是要斩草除根,犁庭扫穴。

    但此世不同,道法显圣,修者寻真,三教对于自身的道德品性有着极高要求,虽然不能说全都是圣人,但总体而言还是正道一方的。

    正道修士,无不以斩妖除魔为己任,舍生取义,以死卫道者更是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虽然这和修行也有几分关系,但论迹不论心,做了就是做了,无论出发点是什么,都不影响其性质。

    就如这位长荣真君,耗费数十年光阴,镇压兰若鬼蜮,守护一方安宁,纵然此事对他乃是修行,但依旧不影响其造福百姓,功德无量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有道真修,许阳的尊重并不作伪。

    “道友还是这般客气。”

    长荣真君一笑,把手邀他坐下,沏上一壶仙茗:“这是新到的白云雾山茶,道友品品,滋味如何?”

    许阳举杯一饮,品味说道:“白云仙茗,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喜欢,便带些回去。”

    长荣真君一笑,便入正题:“如今还未到轮替之时,道友来此,定有要事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许阳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与阴山道兄,还有剑臣三人,需要告假一段时日,不能前来轮替镇守,劳烦真君,改做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听此,长荣真君也禁不住皱起了眉:“莫不是留仙道友又与他人起了什么争端,哎……留仙道友乃是剑修,雷厉风行,宁折不弯,可以理解,只是行事不一定非要刀兵相见,不如老道出面做个中人,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,如何?”

    话语之中,颇为无奈。

    这些年,郭北书院日新月异,不断发展壮大,对外虽然没有占领性质的扩张,但“劫掠式”的招收学子,迁移人口,还是引得各方势力敌对冲突。

    为此,斗剑斗法,咒术搏杀之事那是屡见不鲜,搅得本就不平静的金华府更是风雨飘摇。

    作为金华府内唯一的道法真君,又是白云观主,道门高人,他不得不出来主持局面。

    但这种事情本就是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再加上郭北书院一方做得滴水不漏,那李留仙三人又实力非凡,八拜为交,情谊如铁。

    三人绑在一起,莫说常人,便是他这位白云观主,道门真君,也未必抵挡得住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不得不偏向郭北书院,以求金华安宁。

    但不想,这般做法,竟让他人觉得不公,认为他这位道门真君在拉偏架。

    天可怜见,要是他不拉偏架,这三人早就大开杀戒了。

    一个剑修,一个雷修,还有一个役使鬼神,另类不凡的阴山道。

    真以为他镇得住吗?

    长荣真君心中万般无奈,但还是希望许阳能给自己一个面子。

    看着这位镇压鬼蜮数十年,但却是一个老好人的道门真君,许阳摇头一笑:“确实是书院有事,只不过并非人事,而是妖魔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妖魔?”

    听此,长荣真君顿时换了一副面貌:“什么妖魔不开眼,竟然敢来招惹三位道友?”

    “真君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许阳摇了摇头,平静说道:“几个邙山妖帝,纠集了一些妖魔鬼怪,魑魅魍魉,欲要攻打郭北书院。”

    “邙山?”

    “妖帝?”

    “几个?”

    听此,长荣真君也是惊住了,随后神情渐转凝重:“道友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许阳点了点头:“我以天眼玄光洞之,绝无虚假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长荣真君一阵沉默,随即郑重说道:“兰若鬼蜮,我不能分身,但可传书一封,邀十方同道前来,助道友一臂之力,定保郭北无忧。”

    许阳摇了摇头:“无须劳动真君大驾,我三人自有手段应付,此次前来一为告假,二是提醒真君,那邙山妖魔此番动作,或许还有其他策应,说不定就是这兰若寺,所以还请真君多多提防那黑山老妖,谨防它们狼狈为奸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长荣真君沉吟一声,随后也赞同说道:“道友所言甚是,那黑山老妖乃是阴间巨擘,半妖半鬼,半神半魔,那邙山妖魔若要对郭北书院动手,那必定会勾搭上他,这阵势必须再加固一重,不行,稳妥起见,老道还是传书一份,邀几位好友前来助阵吧。”

    许阳听此,也不多言:“真君自行安排就是,待我解决了那些妖魔,再回来与真君对付那黑山老妖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这般话语,似让长荣真君品味出了什么,上下打量着他:“道友莫不是又要突破了?”

    许阳一笑,也不谦虚:“不出意外,就在此间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哎!”

    听此,纵是长荣真君,也经不住一声长叹:“道友当真不世之材,老道不如也!”

    “真君过谦了。”

    许阳起身:“还有诸多布置,在下先行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慢走。”

    长荣真君点了点头,随后又想起什么:“对了,道友此番准备以何法应对?”

    许阳一笑:“我已命令弟子布置法坛,设立蘸仪,准备在郭北县内开一场罗天大醮。”

    “罗天大蘸?”

    长荣真君眼神一凝,随后便释然开来,笑道:“难怪道友把握十足,以如今郭北县的底蕴,若是开布一场罗天大蘸,应付那邙山妖魔自然不在话下,如此,老道也就放心了,待会儿我书信一封,让周边各地全力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真君!”

    “道友客气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gdbzkz.info/xiuxiandangnibashiqingzuodaojizhi/38615200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gdbzkz.info。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:m.gdbzkz.info